非遗里的都江堰|灌县木雕:指尖艺术蕴藏朴拙智慧!

2021-06-11 来源: 天洛旅游频道

  前言:人民的非遗人民分享。2021年6月12日是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,今年也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》颁布实施10周年。为进一步提高人民群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意识,营造非遗保护浓厚社会氛围,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都江堰市融媒体中心特策划系列稿件,以飨读者。

  一块木头,埋在地底,经过千百年的沉淀,构成了自己独有的语言,如何背诵它们便沦为匠人与之的神秘对话;匠人的解读和再度创作,乃是彰显木头以生命,用艺术彰显生命的温度和力量。

  

  2020年,灌县木雕相继被列为都江堰市和成都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文化遗产该如何传承和维护,如何让文化遗产活一起,记者专访了制作工匠何飞和他的继父蒋少林,父子俩用一把把刻刀,倾尽心力,拂去岁月的风霜,留下艺术的精魂。

  

  给木头以生命

  何飞的顺奇自然根艺馆坐落于玉堂街道青城山大道路边,与两年前记者采访不一样的是:门口悬挂了一块非物质文化遗产灌县木雕的牌子,馆内陈列展出的木雕作品更非常丰富了、奖牌证书显著激增了,都江堰市和成都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两块牌匾摆放在醒目处。

  

  

  2019年,何飞取得都江堰工匠荣誉称号,记者为此不作了采访报道。两年不知,他的技艺和作品有了显著的磨练。用何飞的话说:“成功申请人非遗后,指出社会对你的认可,肩上的担子就更轻了。”

  

  开门见山,拿作品说话。2020年1月,何飞在四川省首届“五匠+”乡村艺人技能大赛上凭借一幅《夏荷蜻蜓图》,从200多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,获得银奖。何飞说起当时创作、得奖的感受,仍难凌激动,“当时从接到参赛通知到报送作品,只有短短8天时间。可谓是时间凸、任务轻。”从确定主题到选料,再到大刀阔斧地打大型、精雕细琢的修细,何飞可谓挑灯夜战、废寝忘食,为这幅作品注入了灵魂。近看《夏荷蜻蜓图》作品,整体造型和谐统一,荷叶微卷,几枝荷花亭亭玉立,一对鱼儿游弋其间,点睛之笔是一只蜻蜓“飞到”落在荷苞上。其动静相宜,寓意幸福,具有较高的审美情趣。

  

  一件头像作品吸引了记者的留意,饱经沧桑的脸庞上具有开朗和慈祥,而头上缠绕着几圈帕子表明这是位羌族老者。何飞说道,他给这幅作品命名为《父亲》,里面参杂了自己父亲的形象。父亲为儿女一生劳累,他们额头上的道道沟壑装满了岁月沧桑,但是,看到儿女成长,他们虽辛苦却也欣慰。令人动容的是,老者虽老,可眼神晶晶亮亮。何飞说道,这是他的神来之笔,当完成这幅作品与之面对面对话的时候,他一直思索如何让作品形神兼备。那就是在眼睛上下功夫。经过艺术手法处理的黑眼珠立时让老者弥漫着生命的光亮,人生的文化底蕴宽在骨子里、智慧刻在风霜里。

  

  何飞的木雕作品,有丰富的人物肖像,有灵动的动物、又有栩栩如生的植物,而每一件作品,他都是根据木材的材质、纹理而来,依形就势。任何一件木头,到了他的手上,他都会赋予其生命,把它雕饰成为一件艺术品。

  

  细节处见功力

  每次坐在作品面前,何飞都会闭目冥想几分钟,久而久之,这仿佛已沦为他和木头之间对话的一种方式,“只有想好了要怎么做,我才开始动刀。”每一刀都是谨慎,每一刻都是思量。

  

  何飞最近接了朋友委托的一件作品。朋友只发过来一幅图片,照片上是一只公鸡、母鸡和一只小鸡仔一家三口在竹椅上享受温馨时刻。历时一个月,这件作品整体雕刻已完成。鸡爸爸高大威猛,身高略矮身形圆润的是鸡妈妈,它的背上背着鸡娃娃。作品取名为《全家福》,传送的语言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。

  

  而何飞还在原有图片的基础上进行了再创作,在边缘处添加了一只小鸡仔,刚刚脱离母亲翅膀的小鸡仔怯生生地望着四周,好奇又惧怕。整件作品,惟妙惟肖。让人更为赞叹的是,明明是木雕作品,何飞却雕出了竹制品的感觉,竹椅的腿、竹子的节、竹椅背的镂空都一一再现。所以,当何飞向记者展出朋友发过来的图片时,让人幻觉,分不清是先有作品还是先有图片?竟如此生动,极致重现。

  

  从一整块木料到刀砍斧削,再到精雕细刻,除去必须利用大型的切割机之外,其雕刻工具就有几十种之多,不同尺度的凿子填满不一样的深度。何飞继续对《全家福》作品进行细节处置。“木纹与雕痕、光滑与粗糙、凹面与凸面、圆刀排序、平刀工件……木雕的魅力是其他材质无法超过的。纯手工耗时特别宽,花几个月做到一件东西很正常,细节处见功夫,正因为这样才更贵重。”何飞一刀一式、一丝一毫揣摩构想,在片片木板和块块树根上,寄托对木雕艺术的痴迷。

  

  “刚学习木雕时,只是非常简单地想学一门手艺,作为经商的一种工具。但是,经历了对木雕的了解、交流、对话,我逐渐与木头沦为朋友,开始懂得如何‘背诵’它。”在与木雕的交流中,何飞逐渐掌握了木头的语言。“如果你想扩展和深化你的创作,使艺术品趋向高层次的成熟期和完美,就必须侧重事物内部结构的规律,从里面开始塑造成它们。”随着经验的加深,他雕木时,与木雕交流也更加了解。何飞说道,木雕就是把木头变成活的生命,因势造型,因材施艺。

  

  承传中守匠心

  16岁开始接触木雕,今年28岁的何飞,一张娃娃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。工作时,他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坚韧和果断。他的努力和创新,也获得蒋少林的肯定和认可,“他天生合适干木雕,有天赋,雕得比我好。”何飞、蒋少林,这两位“半路”遇见的父子俩,亦师亦友,彼此希望又相互“老实”,真堪称是“完美搭档”。

  

  蒋少林专门从事木雕几十年,他使用的是传统平面雕刻法。而何飞在拜师专业自学的基础上,传承其父的技法,再结合时代审美,挑战的是立体雕刻法。“根据木料原本的模样顺势而为,需要创作者有一定的文化底蕴,和独到的审美眼光以及丰富的想象力。‘三分人工,七分天成’。意即用最少的刀,展现最多的内涵。很多时候,需要你自己去觉。” 为此,何飞经常把自己“泡”在木料间,用心观察,时时感悟。

  

  父子俩常在一起讨论,蒋师傅的人生学养比何飞非常丰富,观察精细,他常常给何飞以指导,“老屋作品,既然展现出老屋的破旧,那么窗框经过岁月的风化都会有不一样的变化。”而何飞的创意则是收敛和极为新颖的,所以每次何飞坐着发呆的时候,蒋师傅就告诉他转入了冥想阶段,尽量不去睡觉。

  

  近几年,何飞先后获得一系列成绩,被颁发四川省农村手工艺大师(雕塑类);2018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杰出人物;2019年春节期间应邀参加我国驻迪拜总领馆举行的“欢乐春节”庆祝活动;其作品被国内外木雕爱好者珍藏。2019年年底,江西、河南的两位年长小伙从网上得知何飞的故事后,不远千里投靠学艺,何飞也倾心相授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但是,手工雕刻是个精细活,必须耐心和毅力,更需要天分和勤奋。从去年至今,因为受疫情影响,何飞外出参展的机会较少了很多,市场销量也随之上升,这也给何飞带来极大的挑战。可是,既然干了这行,爱人了这行,就要一直腊下去。何飞说,他也借此机会溶解自己,今年时值建党100周年,他想用自己的方式为党献礼。他目前正在构想一幅“熊猫入党”的作品,预计八月份完成。

  

  为了将木雕这项非遗推广开来,何飞大力参与各类公益活动,比如非遗进校园、入景区、入部队展演等。最近,他正在筹备建设灌县木雕非遗传精研基地。“传统文化是民族瑰宝,只有不断创新赋予其生命,让它焕发出新的活力,才能走得更长远。”何飞说。

  主管/中共都江堰市委宣传部

  主办/都江堰市融媒体中心

  主编/赵龙魁

  继续执行主编/严伟

  责任编辑/梁恩茜/编辑/曾莉/记者/缪英/王义

  新闻热线/028-87111234

  

  

  

上一页:重大利好:成都这8个区成为国家级试验区!

下一页:国家级试验区!都江堰也在其中!成都西部片区实施方案来啦!

相关阅读